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10期  文章正文

老屋(散文)

字体:


  溜房檐

  38年前,因为营养不良,我记得我一睁开眼睛已经6岁了,才知道记事。那年是1980年,正是兴安盟复建那年,故乡他克吐村也随着突泉县从吉林省白城市归属回兴安盟,本是件大事,却看不出大人们有什么兴奋,只听我的姥爷说:“归谁管都一样,都是个挨饿的穷命!”我的姥姥接着叹气说:“是啊,看这孩子瘦小瘦小的,是只溜房檐儿的没食儿吃的麻雀,天天瞅瞅叫……”我家更穷,连间土房子都没有,过着“溜房檐”的生活。

  “溜房檐”意思是自己没房子,租住在别人家,理不直,气不壮。租房子得看房东脸色的日子,不太好过。我清楚地记得:父親背着大行李包,推着一辆破毛驴车,车上坐着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