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10期  文章正文

借诗修行(创作谈))

字体:


  无论谈诗歌,还是谈诗歌经验,在我看来,都是一件尴尬的事。事实上,任何一首真正意义上的诗,都无法用其他的语言形式再说一遍,即使勉强去说,也只是说出了读诗感想,而不是诗本身。诗是说不清楚的,说清楚了就不是诗。

  真正深沉的情感是找不到言辞的。

  在所有文学门类中,诗歌是说的最少的文体,也最凝练;它被喻为文学桂冠上的明珠,我想更多的是指艺术难度——它要表达无法言说的生命情趣,从其他文体无话可说的地方开始,明知不可说而说之。因而,诗歌需要改造工具,创造不同的言说方式,在语言之中创造出全新的语言;舍弃一切过渡,在断裂、浓缩、结晶中,使寻常的词,在一种全新的组合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