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不能玷污的泥土

字体:


  一个地道的农民,一定是泥土的儿子,与泥土骨肉相连、生死相依。我乡下邻居二叔就是一个和土坷垃打了大半辈子交道、顺着垄沟找豆包、浑身充满泥土味和汗水味的农民。二叔花白的头发很硬,在阳光、季风、尘土和汗水的共同作用下,显得粗砺凌乱,一年也不见他用一次梳子。赤红黝黑的脸膛闪闪发亮,连皱纹里都泛着阳光,下巴颏黑黑的胡茬一直爬到耳垂下面。因常年抽旱烟、喝红茶而发黄的牙齿,随二叔爽朗的笑声肆无忌惮地暴露出来。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,既深邃又天真,既幸福又迷茫。在我的印象里,二叔是个粗人,衣着粗,一年四季,两身打扮,粗布衣裳常年挽着袖口和裤腿,油泥打铁,汗味十足;嗓子粗,二叔吆五喝六哈哈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