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花情

字体:


  北方是微信群里的一位写剧本的作家,有一天我跟他聊天,说起他养的一棵龟背竹,每天在他开门进屋的时候会轻轻摆动枝叶向他打招呼。我听了一笑,说你不瘆得慌呀?他说不瘆得慌。他还这样描述他的龟背竹:那棵花原是单位的,处长升迁时扔在走廊里,因为当时我的上司要,我就没要,后来我去了北京,一年后回来,那盆花还在走廊里,上面全是烟头,一年没人浇水,干透了,叶子也全部萎黄。我浇了点水,拉到我家,哈哈,迅速恢复,生命力让我惊叹,以后就善待他,拿他当兄弟一样,晚上经常睡在他身边。

  北方还感叹地说:真不知道那一年里,他是怎么挺过来的,好像专为等我似的。我相信,植物也是有思想的,我回家,可以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