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诗歌将始终是语言和现世的真相

字体:


  从来没有过什么写作计划,我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书写者,我的写作是随心所欲的,是顺其自然的,什么冲进眼眶就写什么,什么涌到心头就写什么,身上痛就写,心里憋得慌就写,写出来会好受些。写作仿佛成了我内心借以在躯壳中寄居和存在的一种必然的方式。我几乎是依凭着本能在写;就像我的身体饿便要吃、渴便要喝;所谓我吃故我在。我喜欢这种状态,仿佛混沌初开,有物浑成,当它来临,我便化身为二,自我开凿,或物或我,或相容或拒斥,电光石火,钢钎与顽石,对立而统一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方向,在写完之后回头再看时,一切仍然有迹可循:我要求我的文本始终遵循着真实和自然,美和善。我希望能剔肉见骨,在隐藏与呈现中做到恰如其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