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想起那些与葵花子儿有关的人(散文)

字体:


  “瓜子喽!大瓜子喽!新炒的大瓜子喽!”远处传来多么熟悉的声音。一下唤醒了我的记忆,把我带到那遥远的从前。

  那是我上初中时的一个寒假,进了腊月,年味渐浓,家里的年货基本齐全,阳历年前后,天冷了,猪不长膘了,妈妈娘家屯子里的乡亲们就开始杀猪了,因感激平时进城采购、办事、看病,在我家落脚歇息,就会送来东一角子西一块的猪肉、焦黄的小笨鸡、粉条、冻豆包等,把我家装年货的闲置大水缸塞得满满的。当然还有我最爱吃的瓜子,从小嗑瓜子嗑的,门牙有两个小豁口,俗称“瓜子牙”,加上属鼠,爸爸就叫我“小耗子”,吃完晚饭,还有余火,妈妈就给我们炒瓜子,一家人围坐在热乎乎的炕上,嗑瓜子、看电视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