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老九(散文)

字体:


  多年以后,我见到老九的时候,他还是最初的模样。

  只是,脸上的皱纹更深了,走路摇晃得更厉害了。

  见到老九你就记忆起那个年代。中分的头发,黑粗硬的发根,润湿后沾上油腻的发油,左右分梳得整齐,五短的身材,永远并不拢的罗圈腿,龇着黄板牙,走起路来两手挓挲着身子左摇右摆。有人见了说老九,你今天用多宽的梳子梳头啊,那么宽的道道啊,老九抿嘴笑着不作声,第二天,你会看到他中分的发根平铺铺地,又有人打趣着:老九,今天的发型更酷了,是用篦子刮出来的吧。

  老九其实是我的二舅,我三嫂的親娘舅舅,我也便“二舅二舅”地叫着。老九出生时,家里人给他上秤称了,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