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那个叫故乡的村子

字体:


  屁大个村子

  张三死了好多年了,他说的那句话还活着。

  张三背抄着手,用鼻子朝着刚当上队长的父亲说的那句话,一一一他爷一泼尿就能把全村滴遍,哪有水哪没水他爷能不知道?能打出个井来?快要落山的阳婆只照亮了张三的半张脸。板凳高的我知道这二楞滩也就张三一泼尿那么大,大过别人的一泼,也大不过他那一泼。 .

  说这话的时候,张三五十来岁,刚卸任队长。那天,张三迈着方步刚出我家豁口,我猴急地问父亲,张三尿的一泼比一般人是多还是少。父亲的脸被张三气得像刚犁过的地,厘厘道道的。父亲乜斜着张三的背影,下颏朝着我:老牲口!劈头给了我一耳光,这耳光是我替张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