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8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作为芦笛或者拐杖

字体:


  不能将诗作为终身的事业,但可以作为终身的修养。这不是某位名人的名言,但却是自己的经验之谈。有卓越才华的诗人,靠诗吃饭。而我相反,靠其他的生活技能滋养着诗歌这项业余爱好,倏忽间,就过去了三十余年。

  三十余年前,我是一个刚刚学校毕业,步入社会的小伙子,全社会性的文学热潮,将我裹挟其间。贫困年代里物质与文化是一样的匮乏,我的阅读也就饥不择食,逮住什么乱啃什么。我的业余创作也是在那个八十年代初悄悄地开始了。迷茫、困顿的时候,我不像但丁,遇上了灵魂导师维吉尔,我没有导师,但东西方大师的作品,狼吞虎咽而下。记得最早读维吉尔《牧歌》时,记住他的第一句诗:“梅利伯:提屠鲁啊,你在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