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7年第12期  文章正文

拜祖

字体:


  农历正月初五,天光尚未露出,我便悄悄地起床打电话,叫居住在同城的儿子早点过来。儿子在那头拖着慵懒的声调说:天还没亮,这么早!一会儿过去。我听得不耐烦,怎么这么早?今天是回老家拜祖啊!我小的时候,一听父亲说要去拜祖,兴奋得整夜就睡不着了。现在的年轻人,对这事竟麻痹加麻木了。老伴听我一个人嘟囔着,穿起衣服出来忙着给我下面条。

  一刻钟的功夫,楼下两道刺眼的光柱驱散了蒙蒙的黑雾,儿子“嘎”地一声把车停在了楼前。我把拜祖和捎给老家的东西收拾好,便下楼。冬季的早晨,清冷而空旷,白天的喧嚣尚在孕育之中,朗照的星空不时眨动稀疏的点点灵动,星与曦渐渐被清晨飘浮的雾霭所覆盖,远近很快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