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7年第11期  文章正文

荒年(短篇小说)

字体:


  香秀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好媳妇,手脚麻利,锅上灶上迟早都干净利落,地里活儿更是不输于人。她舍得出力,大把的时间都投入到地里,自然不少打粮食,肯定不用为这一料子苞谷发愁。可香秀唯一的缺点是结婚七年了,怀里还没抱上娃娃,就像今年这一料要荒的地。“唯一”这两个字偏偏是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,把香秀吃得死死的。香秀一急手底下也慌乱起来,针悄无声息就扎到了手上,等痛得回了神,低头一看指尖已经冒出了血珠珠,她吮了吮手指,咸涩和腥气让她的心更堵得慌,便不想再做手中的小衣了,赌气扔到了炕头上。

  可是站起来的香秀也不知道自己是想干嘛,喝口水,还是出去看看。果不其然,没等她做出决定,婆婆的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