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7年第8期  文章正文

集宁记忆

字体:


  对集宁的朦胧印象,来自我的叔叔,1975年,叔叔全家从巴盟临河搬到了集宁。来丰镇看望爷爷奶奶,亲戚朋友不免要聚,谈到集宁,叔叔往往会神秘地说,集宁有联营,有老虎山。但叔叔又会更神秘地说,老虎山不能上,解放军站着岗呢,山上全是碉堡战壕,老虎山下面都是空的,全是飞机大炮坦克,还有导弹氢弹原子弹呢,他还说,集宁是北京的门户,苏修要是打下了集宁,那首都就够呛了,啊啊,我就像迅哥儿听润土讲西瓜和猹的故事一样,对集宁充满神奇和向往。这就是我梦中的集宁。

  第一次踏上集宁的土地,是在1979年的夏天,我坐拖拉机从兴和县的钦宝营公社回丰镇,拖拉机揺了多半天才到了集宁,父亲看到我和姐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