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7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杜日博的村庄

字体:


  一

  杜日博觉得一切苦难都是从女主人离世那天开始的。就说天气吧,冷得嘎巴嘎巴响,太阳被冻得直打哆嗦。挨到后半夜,正房的松木窗扇被豁牙子撬开,裹了一身白布的女主人双脚朝外踏进雪地里,锥子一样的西北风便把号啕大哭的儿女们扎没了声。杜日博不敢乱叫了,它怕一张嘴,牙齿会变成冰块掉下来。

  这是一片退耕还林后还没来得及种树的缓坡地,属于霍金罕山的一个小分水岭,清凌凌的月光下,烈火烧敖包黑黝黝的影子神秘莫测地压过来,远处的大兴安岭和近处像羊犄角一样盘旋生长的小树显得格外沉静。敖包山下聚一个月亮泡,水面已经被严寒封住,可在阴阳先生眼里,始终有种神秘的光波穿透冰层与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