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6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所有的灵魂最后都到河里去(短篇小说)

字体:


  洋瘌子好像全身都有嘴。荷妮再也不敢往那棵沙果树上伸手了。她觉得她摘沙果的时候身体离洋瘌子挺远的,手被蛰的时候,也没看见洋瘌子张开嘴——虽然不知道它那个长条身体哪头是嘴哪头是屁股,反正就轻轻挨着一下,手背上不消一会儿就鼓起一个红色的大包,像被火燎了似的钻心疼。荷妮觉得洋瘌子兴许不是蜇人,是像撇飞镖似的从身体里刺出了啥吧。

  好在沙果还是甜的。

  她很幸运,因为有的沙果树长一辈子也长不出一个甜沙果,就像有的人到死也尝不到生活的甜头。

  她家院子里就这两棵沙果树,都结甜果子,荷妮不知道它们的来历,从她记事起,这两棵沙果树就长在院子里了。她从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