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5年第8期  文章正文

永远的森林小火车

字体:


  我对森林小火车有着一段永远难忘的记忆。

  我出生在黑龙江拜泉,一个至今也没能通火车的农业县城。当地人把火车前面总是加个“大”字,大概是因为很少有人能看到火车,也很少有人能坐上火车,新奇、神秘、崇拜,唯“大”方能表意。一聊到大火车,人们就兴奋得眉飞色舞。我们这些小孩子在旁边听得也十分认真,然后根据自己的想象,搞出了一套大火车的游戏。孩子们站成一排,端起胳膊肘,半蹲着,有人尖叫一声“哞——”,大家就“咕咚、咕咚”地发出低沉的声音,胳膊肘前后摆动着。节奏逐步由慢变快,又由快变慢,最后“呲呲”地放了两股气,就用尖嗓子“哞——”的一声。带队的就喊话了:“到站了!到站了!下车的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