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4年第12期  文章正文

故乡的春天

字体:


   人一开始怀旧,就真的老了。而在那些斑驳、幽深,落满岁月积尘的怀旧情绪里,想得最多、最能触动内心的,应该是故乡。

   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乡。那是一种独有的、独特的、甚至排他的生命印记。苏东坡说:此心安处即吾乡。自“乌台诗案”起,苏东坡即遭到皇帝的一贬再贬,他虽然仕途失意,却仍为公门中人,皇命在身,所以,就算是归乡省亲,又岂是易事?他是不得已误将他乡当故乡,他的“此心安处即吾乡”如果不是戏言,定是一种自嘲或无奈。我做不到此心安处即吾乡,我的故乡只有一个。我的故乡在安徽淮北平原,一个叫上刘家的村庄。我17岁离开它,从一个腼腆、羸弱、不谙世事的青年,走遍了半个中国,直到如今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