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4年第5期  文章正文

叶阿狐是党项人(中篇小说)

字体:


  叶阿狐一扭头,就看见了那个姓何的胖老头子。呃——他打嗝,打得时间很长,声音也响亮。然后,空气里就多出了一份大葱味、黄瓜味、羊肉腥膻味,并且慢慢悠悠地弥漫过来。叶阿狐赶紧打开阅览室的窗户,放一缕清风进来。她不敢把窗子开得很大,只留开一道缝儿。不然,何老头子就要大喊:开窗子干什么?干什么哩?我头痛,吹不得风,你不知道吗?

  这老头子,做什么事情都要歇斯底里,招惹不得。他自己总是不快乐,也不允许别人快乐。打完嗝的何老头弓着老腰,勾着一颗扁大扁大的脑袋,看报纸,顺便还在记笔记。他的脖子里肉很厚,一褶子一褶子地堆砌着,闪着油腻的光泽。叶阿狐暗暗嘀咕一句:什么脑袋啊?长得那样乱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