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3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身体的僭越者,与灵魂的自由传说

字体:


  如果说文字是一个人的精神脉搏,那诗就是诗者的心灵咒语,诗句的最初,作为灵魂的一缕闪念,尚在心里时归于从属的主体,而写在了那儿,就有了秘密的校军场,在字里行间弥散生长,一时间就衍生出另外的独立魔性,摄着过往者的魂魄。真正好的诗文,灵魂深处从来不会有太多温存,必是糙的,有着肉眼看不见的毛边儿,刀刃一样的寒气,剑芒似的光,凭谁随便瞭上一眼,也会削铁如泥地留下对方的些些血肉,以滋养诗句,流转于未来红尘中的浩浩生涯。就喜爱这般的快意恩仇,在似水年华的生命经历中所弹响的音律,或激荡快慰,或安谧永恒,或在拂晓思念,或在落日下痛哭,而这一切于今天,除了诗,还有什么能勇敢担负。

  诗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