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1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十月落雪(外一篇)

字体:


  父亲走了,父亲走在北方的第一场雪后,而气候,却在变暖中反常;父亲走了,他走得步迹踉跄语无前后,无力的臂上满是针伤;父亲走了,他走时气喘吁吁浑身发烫,眼皮沉重地看不过窗棂。而北方,风似乎要卷走树木和墙。

  老家的土路,在沙蒿和沙蓬之间延长,偶尔会有野兔野鸡惊起,倏忽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;在老家的土路旁,长了稀疏的沙柳和沙棘,有绵羊和山羊出没,但马上被牧羊的人赶走了。只有灵车,如一头怪物,带着锣的泣,带着鼓的哭,带着唢呐的感伤,从山底到山坡上延伸。

  父亲走得毅然决然,家乡沉浸在早冬的霜里。车走过后,土路上什么也没留下,只留下了木立的土房,它们成排的木立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