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网站

草原2011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母亲的白菜

字体:



  除了在北京生活的十年,我的一生,都是在庄稼地里度过的。记忆深刻的是白菜,家门口就有一块白菜地。童年和少年时代,每天早上,我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白菜地里奔跑,把白菜上生的青虫捉来喂鸡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吃饭,菜都是白菜。炒白菜。煮白菜。拌白菜。我还拿白菜做泡菜。一点也不夸张地说,白菜养育了我。不可居无竹,不可食无白菜。一直是我的生存标准。

  白菜地旁边是山坡,很陡很高的山坡,山坡上生长着一坡的桂圆树。也许有人不知道桂圆树。桂圆树的书名叫龙眼树。鲁迅先生的散文里写道:孩子们拿龙眼的核做雪人的眼睛。这些桂圆树全是属于船厂的,山下有一座船厂。船厂外面是沙滩,沙子又细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草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